新闻中心

补足5G盲区?这是卫星星座的专属想象力

2019 / 07 / 05 36氪

想成为“中国式SpaceX”的公司越来越多了,九天微星便是其中一家。

九天微星成立于2015年6月,和零壹空间、蓝箭航天、天仪研究院等公司一样,是国内首批民营航天企业。这些中国民营航天企业和Space X初心趋同,都想打破传统,用商业的方式做航天。但相比专攻火箭领域,或是提供卫星整体解决方案的同行,九天微星目前的业务重点更加细分——做低轨星座物联网。

72颗物联网卫星座全球部署及覆盖示意图


星座,指的是发射入轨能正常工作的卫星集合。目前,行业中对星座的布局基本集中在低轨(指位于地球表面500-2000公里范围的轨道)。原因很简单,相较于高轨卫星,低轨卫星由于离地球更近,通信时延较低,劣势是对地球的覆盖范围非常有限。但由多个卫星连接而成的星座,可以兼顾时延和覆盖范围,由此成为了低轨卫星的常见布局手段。

目前低轨卫星的星座应用,主要集中在互联网和物联网两类。前者是给全球用户提供便捷的互联网服务,后者主要运用于对to B 企业的资产监测等。SpaceX正重点推进的Starlink星链计划,就属于通信领域中的宽带互联应用。在马斯克的计划中,星链将用11943颗低轨卫星,覆盖目前全球约30亿还无法享受互联网服务的人群。根据业内人士的计算,如果星链项目可以按计划实现运转,哪怕它今后仅占到全球互联网运营商市场3%的份额,也将给SpaceX带来每年300亿美元的收益。也正是由于市场潜力大,营收想象力充足,除SpaceX之外,全球许多涉足航天领域的公司(如波音、O3b、OneWeb等)也正在积极布局低轨卫星星座,想和马斯克一样抢占星座互联网市场。

虽然,星座互联网这一赛道足够性感,但九天微星在初步探索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物联网这条差异化路线。这是CEO谢涛和团队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一个更务实的选择


发卫星是烧钱的业务。

虽然近年卫星的制造和发射成本在下降,但目前国内民营企业研发、发射一颗微小卫星的成本仍在千万元级别。而星座需要卫星之间互相联结,就必然要先部署大量卫星,这给想要做星座的航天企业带来了巨大的资金挑战。“要做星座互联网,就是宽带这块,大概需要的投资阈值是200亿元。”谢涛说。

由于互联网服务对卫星与地球之间的信号连接要求极高,航天企业需要保证用户上空时刻有能提供服务的卫星才能实现互联。所以若想通过星座互联网盈利,企业需要不断地发射卫星,才能对地球形成密集覆盖以保证信号的连贯性。

拿目前这一领域的头部美国公司——OneWeb举例。经历7年准备,这家公司拿到了软银、可口可乐、空客等共计34亿美元的投资,终于在今年2月发射了首批六颗卫星。而这样的融资金额对中国初创公司来说几乎是天方夜谭,谢涛做了测算,发现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有互联网星座计划的公司,基本投资规模都以200亿元打底。

既然星座互联网入局条件苛刻,物联网成了另一个可尝试的方向。

物联网和互联网虽同属通信应用方向,但是对通信的要求有所不同。星座互联网旨在服务C端用户,而星座物联网主打to B市场。切入这个赛道的企业,会补足地面网络无法覆盖的信号盲区(如海洋、山区以及一些地广人稀处),为在这些区域工作的产业提供服务。

帮助制造、能源、物流等行业的公司监测资产,助力动物保护机构监测野生动物等,都是星座物联网所主打的场景。这些场景中的物联网项目无需像互联网那般严格要求信号传输的实时性,有些应用一天内只需要和卫星连通几次,就可达到监控目的。

这对航天公司来说,意味着可以适当降低自己发星的数量。根据谢涛的测算,九天只需发射72颗卫星就能实现全球信号准实时覆盖,这使资金的投入呈倍数降低,“只需要20亿元的总投资,我们就可以发完72颗星。这20个亿我还不需要一次性投完,我们可以先投几个亿,滚动发展,最后形成一个全球性的星座。”谢涛解释道。


不是大吃小,而是快吃大


资金考量之外,星座物联网或许是初创型航天企业弯道超车的机会。在这个市场里,大鱼吃小鱼的规律并不适用,业务速度铺开的快慢才是胜出的关键。

关注C端的行业大多聚焦于流量的争夺,但物联网这种to B产业不同,它的应用行业种类繁多且分散,每个行业都需要入局者一个个专门撬动,谢涛看到这种模式下暗藏的机遇,“我们一旦攻下一个行业,这一行业的忠诚度会远超C端。”

拿集装箱产业举例,中国的集装箱产销量多年来一直保持在世界第一。九天微星这样的公司可以给集装箱加入专用模组,通过卫星来监控集装箱内货物的温度、湿度、压力和舱门的开合状态。安装完物联网终端的集装箱会在全球各地运输,但假如集装箱厂商想要更换物联网系统,则需召回全球各地所有的箱子,这几乎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

基于这个特点,谢涛觉得星座物联网企业需要快速在各个产业内铺开业务,“一旦这个行业拿下了,那这个行业的可持续性是很高的。”

星座物联网业内的痛点也给初创企业提供了逆势而上的空间。目前业内跑得最快的是美国轨道通信公司(Orbcomm),在2018年底宣布进军中国市场。这家公司目前大约有60颗低轨卫星在轨运行,最新的星座ORBCOMM OG2,已经被授权在全球130多个国家和地区提供服务。

即使头部公司已经实现完整商业闭环,谢涛仍觉得业内存在两大待解的问题——终端价格昂贵和服务体系不够完善。现在美国大公司的卫星终端产品定价约为几百美金一个,而制造业的利润本身较低,所以对制造业来说,批量装载物联网终端的成本一直居高不下。并且,由于目前卫星物联网处于卖方市场,大型供应商享有较大话语权,客户在采购设备时也存在服务态度不佳的体验。

对九天微星这样的企业来说,若想在和大公司的博弈中实现反杀,要通过降低成本铺开业务,再通过提高服务质量巩固业务。


To B场景:BD能力成关键钥匙


显然,对九天微星来说,物联网星座是更聪明的选择。

关于物联网星座的规划,九天微星已经有了明确的时间表。2018年2月和12月,它分别发射了少年星一号和“瓢虫系列”七颗卫星,用以进行流程验证、小卫星的技术验证和卫星物联网系统级验证。完成这三项验证后,九天微星接下来的目标就是正式组网,它计划在2020年初以一箭四星(一支火箭搭载四颗卫星)的方式启动星座组网和正式商用,并在2022年完成72颗小卫星的物联网星座部署。如果顺利,它大概率会成为中国首个正式商用的物联网星座。

一箭四星效果图


目前,九天微星找到了组网完毕前的商业模式。它已经与中集集团(全球最大的集装箱生产商)、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华米科技等多家企业达成合作,在相关领域实现了一整套商业闭环。

以和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合作为例,这一合作的目的是帮助保护研究中心进行大熊猫等野生动物监测。九天微星会给研究中心提供内置通信模组的动物项圈和后台数据系统。项圈可让动物和卫星之间实现信息连通,后台则会帮助工作人员接收信息。在这一套应用闭环中,由于“卫星现在不够多,或者说目前满足不了客户需求”,九天微星会先借用一些其他卫星满足客户需求。“等我们的卫星上去以后再替换,用我们的卫星把价格再降下来。”谢涛这样规划未来的一部分商业路径。

这套应用先行的道路不容易被复制。To B的商业化场景没有一定之规,每次的商业化价格都需要一家一家去谈才能落地,这对企业的BD能力提出了高要求。


星座的应用,会从B端走进C端吗?


未来一个不可忽视的大趋势是天网(卫星通信网络)和地网(地面通信网络)的融合,谢涛判断。

和曾经天地网络互相博弈的状况不同,目前地面基础设施总体成本较高,在一些场合铺设困难,所以在5G时代,天网会在地网无法覆盖的地方提供补充。“比如以后物流的一个终端,可能在有地面网络的时候走5G,出了地面网就走卫星。”谢涛这样举例解释。

这些应用也可能会从B端走进C端,像医疗救援和自动驾驶这样的业务也会和卫星产生关联。

九天微星与华米的合作,就能为普通人提供安全守护功能。九天微星尝试在华米未来的可穿戴设备内置入可与卫星相连的模组,一旦设备监测到人体健康的可疑信号,就会通过卫星将求救信号发送给救助中心。

至于自动驾驶,在未来场景里,具备自动驾驶功能的汽车可以安装两种终端,第一种是为汽车提供相对位置定位服务的雷达,第二种是基于卫星的精准导航系统。相对位置的确认再加卫星精准导航,这样的组合搭配能让自动驾驶车辆收获精准定位的能力。

随着发星成本的降低和商业航天的愈发普及,谢涛判断卫星和普通人的关联会越来越紧密。在发射瓢虫系列时,九天微星选择在卫星上装载了太空自拍(卫星搭载显示屏和自拍杆,实现以宇宙为背景的自拍)、星光闪烁(从太空对地面闪烁摩尔斯密码,表达不同的含义)等娱乐功能,因为在谢涛眼里,它们更to C,也能让更多人了解商业航天。

在增长阶段的规划中,to B只是中间的一个阶段。九天希望在to B的过程中赚到钱,实现了价值,再去做to C的业务。

人人皆可参与航天,这是九天最终想抵达的。

文 | 龙真梓


原文链接:https://36kr.com/p/5222713